9号彩票注册

思路客小说网 > 大夏逍遥皇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数桃花

第一百一十四章 数桃花

作者:壶说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夺舍之停不下来从仙侠世界归来塞外江南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天火大道职场情事:美女老板爱上我恶魔囚笼仙药供应商
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org,最快更新大夏逍遥皇最新章节!

    姜小蛮大脑一片空白。

    过了好半响,才回过神来。

    生怕是自己没有听清楚,亦或者是听错了。

    他看着身前这个女子,小心翼翼问道:“姨娘,你说你叫什么?”

    “洛玄姬啊。”女子不禁有些迷惑,以为是自己声音太小了,笑着又重复了一遍,“我说,我叫洛玄姬,我的家乡是青丘之国!”

    她看着少年,俏皮一笑,道:“这下,你该听清楚了吧?”

    “听……听清楚了。”姜小蛮磕磕巴巴道,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他看着这个‘洛玄姬’,犹豫了半天,才小声问道:“洛姨你是不是有一个表妹,叫作柳媚?”

    “确实……”女子点点头,忽然神情微微一怔,瞪大眼睛看着少年,失声道:“你怎么知道的?莫非你是……?”

    姜小蛮不知该哭还是该笑,轻声道:“柳媚是我娘亲,她现在叫作林媚。”

    “什么?你说媚儿她嫁人了?还有了你这么大的一个儿子?”

    ‘洛玄姬’小嘴微张,一脸不可置信。

    看神情,的确不像是装出来的。

    姜小蛮内心轻叹一声,他愈发的迷惑起来。

    ‘寒冰地狱’外的洛姨,似乎对自己的一切都了若指掌一般。

    而这井中世界的洛姨,却又似乎并不知道娘亲早已成家,甚至还有了自己。

    到底,两个洛姨到底谁在说谎。

    这样做又是为了什么?

    ‘洛玄姬’忽然想起了什么,灿然一笑,道:“不过算一算,媚儿也确实到了嫁人生子的年纪。不过看样子,媚儿这妮子似乎嫁给了人类男子。”

    她仔细打量少年,玩味道:“这么说来,你还真是我大外甥了?小家伙,你叫什么?还有,你爹爹是谁?”

    “我叫姜小蛮,是未来名扬九州的大侠!”

    “我爹是大夏皇朝九皇子,如今的边地烈焰督军,姜耀!”

    说起自己爹爹,姜小蛮脖子一扬,不由得意道。

    “大夏九皇子?”女子愣了愣,然后诧异道:“大夏九皇子,不该是姜无忧么?”

    旋即,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盯着少年,有些急切问道:“小家伙,你和姨娘说,现在你们大夏皇朝的圣皇是谁?可是姜落伽?”

    “啊?”姜小蛮挠挠脑袋,思索了半天,才终于想起这两个十分熟悉的名字是在哪里听过。

    姜无忧,那不是四百多年前最后获封凌琅王的一位叔祖么?

    如果没记错,那一世,这位年少封王甚至差点为皇的叔祖,确确实就是和爹爹一样,在那一世诸多皇子当中排行第九呐。

    至于姜落伽,那可不就是姜小蛮高祖爷爷的名字。

    这两个人,对姜小蛮来说都几百年前的人物,也难怪一时间没能想起来。

    甚至那姜无忧,虽是年少封王,可似乎后来在那一个大世当中并不出众。

    不要说是天机楼主持编撰的《九州史》了,就连大夏史书之上都仅仅只是一笔带过,并没有浓墨重彩的事迹留下。

    若非大夏皇子封号世代传承,姜小蛮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叔祖呢。

    按照姜氏一族规矩,等爹爹正式获封时,便是会以逍遥两字为号。

    或许会是逍遥侯,也有可能是逍遥王。

    又或者,会是逍遥皇!

    不同于历代边地的镇边军候从来不能世袭。

    这一封号,是可以时代传承下去的……

    姜小蛮看着眼前的这个一副要吃了自己模样的‘洛姨’,沉吟半天,才缓缓开口:“姨娘,现在的大夏圣皇是我的祖父,他叫作姜羽生。你说的姜落伽,他是我的高祖爷爷。”

    虽然早有预料,可‘洛玄姬’身子还是不由一晃,险些跌倒在地上。

    姜小蛮一惊连忙上前搀扶,却被她轻轻摆了摆手示意不用。

    她蹲下身,然后盘膝坐在地上,低垂着头,喃喃道:“外边,已然过去了这么多年么……”

    外边?

    少年一怔,想起方才这个‘洛姨’抬手便能翻转日月星辰,旋即恍然。

    这井中世界,似乎,与九州的时间并非一致。

    也只有如此,才能解释的通为什么这井中世界的洛姨先前会说自己活了四千多岁。

    姜小蛮刚才还有疑惑,他原本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个‘洛玄姬’竟然说自己在井中世界待了三千九百九十九年。

    若这井中世界真和九州的时间一致。

    岂不是说,自己娘亲也是一个活了好几千年的老妖怪了?

    这当真不能让少年接受!

    井中世界,安静的可怕。

    姜小蛮和‘洛玄姬’,一位回神一位出神。

    少年看着怔怔发呆的‘洛玄姬’,虽已有所猜测,可还是不由好奇道:“洛姨,莫非这处世界与九州时间并不同步?”

    洛玄姬有如木塑一般,点点头,低声道:“这里,根本没有时间的流逝,没有生老病死。相对于九州来说,这里几乎是完全静止的。”

    “那你……”

    姜小蛮想问那她是如何计算时间的,可张了张嘴却终究没有开口。

    ‘洛玄姬’回过神,呵呵一笑,看着少年轻声道:“你是不是想问,那我是如何记得在这里待了三千九百九十九年的。”

    姜小蛮点头,他确实有些好奇。

    沉默半响,‘洛玄姬’坐在地上随手拈起一朵掉落在草地间的紫色桃花,笑道:“虽然时间相对于九州是静止的,可却依旧会有日出日落,就如你方才见到的一般。平日间,我并不会像是今天这般随意更改时间流动的,所以这里也和九州一样每天都是十二个时辰。”

    说着,她又抬手指了指身后的桃树,道:“这株桃树,我来时便已然长在这里。每一年都会开一次花,我数了数,这株桃花一共开花三千九百九十九次,想来应该算是过去了三千九百九十九年。”

    他不由好奇,能让‘洛姨’心甘情愿一等三千年的男子,究竟是有怎样的绝世风采。

    姜小蛮看着她,视线落在她手中的那朵桃花上,问道:“那这三千年你都是这样过来的?也没有做些什么?”

    “有啊,数桃花!”

    洛玄姬笑了,她将手中桃花递给少年,然后认真道:“我记得前天这株桃树上一共有三千九百朵桃花,两千朵粉的,一千九百朵紫的。昨天,再数的时候掉落许多,只有三千三百朵了,一千八百三十七朵粉的,一千四百六十三朵紫的。今天还没有数,不过想来应该会更少些。”

    姜小蛮看着她,接过那朵紫色桃花,心不由沉落了下去。

    ‘洛姨’能够记得这么清楚,那么她一定是每一天都认真数过的。

    他虽没有数过花开花落,但却知道这样数花开的时候,一定会非常寂寞。

    这般想着,他不由轻轻翻转了一下手中长剑,将那枝桃花系在了剑柄上。

    剑,哪怕是许久不曾沾染过血的古剑,却也依旧是杀人的利器。

    可此时,鎏金色的雕纹,紫色的桃花。

    倒是让古剑平添了一丝莫名的温馨味道。

    反倒是少了些许杀伐之气。

    洛玄姬看着少年手中那柄古朴长剑,似是陷入了某些回忆当中。

    过了好半响,她笑了起来:“你那柄剑,我似乎在哪里见过。”

    姜小蛮连忙将剑背在身后,看着她一脸警惕,道:“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可能把它给你的。”

    洛玄姬也不在意,笑骂了声小气,然后有些期颐地看着少年,道:“我就看看!”

    语气倒是更像是撒娇多一些,让人不忍拒绝。

    况且,姜小蛮本身最不擅长的就是拒绝。

    他想了半天,觉着并没有能够拒绝的理由。

    最后,还是乖乖的从背上解下剑柄上系着紫色桃花的古剑,递到身前女子手中。

    “大外甥这样才乖嘛!”

    洛玄姬双眼都快要眯在了一起,伸出两只洁白如玉一般的无暇双手。

    那柄从剑鞘到剑身无一不透露出一种古老神秘韵味的长剑,就这样被她握在了手中。

    看着洛玄姬,姜小蛮眼睛不禁一亮。

    他忽然注意到了这井中世界的洛姨与‘寒冰地狱’外的洛姨,两人之间究竟是哪里有所不同了。

    眼前的洛玄姬笑起来时,是没有酒窝的。

    哪怕她的笑真的很甜,可左侧脸颊上那枚本该随之浮现的酒窝却不见分毫。

    ‘寒冰地狱’外等着自己取剑回去的洛姨,笑起来时,脸颊那一侧定然会出现一枚酒窝。

    而且姜小蛮还知道,那位洛姨心情越好时,那枚酒窝便会越深。

    这或许便是两个人之间最大的区别了。

    可是姜小蛮在此之前却从来没有见过洛玄姬,

    无论是眼前井中世界的这个洛姨,还是外面的那个洛姨,都是如此。

    所以,他也就并不能够知道洛玄姬脸颊之上是否真的就有酒窝。

    也许等以后可以问问娘亲。

    不过想来应该会是要很久以后了。

    没来由的,姜小蛮就想起了在樊城时,那个老道人替自己占卜时说出的话。

    ‘此行向北,一去三载,归途无期……’

    当时,他并没有太过在意。

    一去三载很好理解,说明他此次入北秦离开家的时光会有三年。

    可偏偏却还有一句归途无期。

    归途无期,难道是说回朱雀城的日子遥遥无期么。

    前有三年,后又是无期。

    这两句话本就前后矛盾。

    姜小蛮之前便没有想明白。

    现在,就更想不明白了。

    后面似乎还有一句话是怎么说来着?

    祸福相依,吉凶参半,衣冠染血。

    那老道长说,这次北行对自己是机缘也有劫难。

    可以目前来看,机缘倒是不少,劫难却还没见着分毫。

    还不等少年细想,双眼却是猛然圆睁,一脸不可思议。

    只听得“仓啷”一声,剑吟如兽吼。

    随之,寒芒一点而出。

    那柄之前他废了多大力都未能拔出鞘的古剑,却是被身前这个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子拔了出来。

    洛玄姬痴痴看着剑身,似乎想起了什么。

    然后,有滚烫无比的泪珠啪嗒一声,滴落在那呈现妖异无比血红色的剑锋之上。

    如墨入宣纸,泛起涟漪。

    古剑轻鸣微颤,恰如旧物逢旧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大夏逍遥皇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思路客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壶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壶说并收藏大夏逍遥皇最新章节

友情链接:北京赛车pk拾杀号软件  e乐彩  北京赛车pk10彩赔率多少  北京赛车pk拾开奖  福布斯彩票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