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注册

思路客小说网 > 嫡女医妃:邪王,快点撩 > 第307章 叶倾城差点儿害了简茵欣

第307章 叶倾城差点儿害了简茵欣

作者:铁良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特种兵在都市大清隐龙迷失在一六二九雷武宋末之乱臣贼子日月当空照中华无敌天下民国之文豪崛起
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org,最快更新嫡女医妃:邪王,快点撩最新章节!

    周文晟的视线已经转向了傅荣,疑惑的追问道。“你说什么?泓洍为了阮青雅特意请来了人治疗她的那张脸吗?”

    “是的,世子亲自请来了他的师傅,但是到底是什么人,奴才就不清楚了。”

    周文晟眯紧了眼眸,一只手用力的打在了桌面上。“看来他们两个是站在一条针线上了,倒是把我孤立了,也不知道周旭腾到底用了什么手段,难道就单凭这些小恩小惠,就能让周泓洍这么死心踏地的站在他那边吗?”

    傅荣已经上前了一步,看着周文晟。“王爷,您别这样了,世子也没说要对付您啊。”

    周文晟的双眸已经眯成了一条线,视线已经在傅荣的脸上打量了很久,才冷笑道。

    “你以为他会放过我吗?周旭腾要是下了格杀令,他也会帮着周旭腾来对付我。”

    “王爷,您先不要胡思乱想了,还是再看看世子会不会来参加您的大婚。”

    傅荣沉默了一会儿,才对着周文晟开了口,周文晟的视线已经转向了他,毅然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毅然的离开了偏厅。

    周泓洍已经离开了南王府,车夫已经扶着他上了马车,车夫赶着马车立刻朝着端靖王府而去。

    **

    “公主,您这几天害喜的症状越来越厉害了,还是不要再出来散步了吧。”

    月儿看着简茵欣顶着烈日在御花园里散步,月儿看着她苍白的脸色,担忧的看着月儿。

    “我没事,整天闷在寝宫里,就算我没病也会闷出病来的。”

    月儿民主了唇瓣迟疑了很久,问道。“南王大婚的时候您要去吗?”

    “当然要去了,我身为皇后,连陛下都要出宫去送祝福,我怎么能不去呢?我也很想要知道到底周文晟看上的是什么人,能让他放弃这么久的坚持。”

    月儿的眉头深锁了起来,想到周文晟以前做的那些事,都替她觉得不值得。

    “公主,您也累了,到里面休息一会儿吧。”

    “嗯。”

    月儿扶着她走进了石亭里坐了下来,简茵欣拿起了自己的丝绢擦干了额头上的汗珠,才看向了月儿。

    “月儿,我有点口渴了,你去弄点儿水来给我喝吧。”

    “是。”

    月儿明白的点了点头,转身已经离开了这里,简茵欣的手放在了石桌上,视线已经转向了远处,陷入了自己的沉思当中。

    忽然之间,一道人影进入了简茵欣的视线范围里,她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生气的看着叶倾城。

    “你来见我干什么?要让你出宫,也跟我无关。”

    叶倾城看着简茵欣,立刻跪在了简茵欣的面前,紧张的看着她。“我知道以前是我欺负您的侍女,我知道错了,求求您不要让我离开皇宫。”

    简茵欣蹙紧了眉头,怀疑的看着叶倾城,心里充满了疑惑。

    “叶倾城,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名知道他不喜欢你,你还是要死皮赖脸的留下来?”

    叶倾城激动的拉住了简茵欣的手,眼睛里充满了恳求。“皇后娘娘,求求您了,千万不要让我离开皇宫。”

    简茵欣的脸色已经变得难看了起来,紧张的看着叶倾城。“你先起来,你跪在地上有什么用呢?我也没有办法帮你啊。”

    “小姐……小姐……”

    馨兰在这个时候已经来到了石亭当中,把叶倾城从地上扶了起来,脸色紧张的看着简茵欣。

    “皇后娘娘,您千万不要生气,小姐只是不舍得离开陛下,才会这样做的。”

    简茵欣的视线已经转向了馨兰。“你也不用跟我说这样的话,我根本不关心,你带他走吧。”

    “是……是……谢谢皇后娘娘。”

    馨兰扶着叶倾城准备离开石亭,叶倾城挣脱开了她的束缚,再度来到了简茵欣的面前,紧张的看着她。

    “皇后娘娘,求求您答应我的恳求,我真的不想离开皇宫。”

    简茵欣看着叶倾城这个样子,心里也有点于心不忍,不过如果对她人次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旭腾好不容易安排了这一出,就是要送她出宫。

    下一刻,简茵欣的视线已经转向了馨兰,吩咐了一声。

    “你立刻带叶倾城离开皇宫,叶大人也很希望见到自己的女儿。”

    简茵欣吩咐了一声,已经站了起来,准备离开石亭,叶倾城却激动的拉住了她的手臂,怎么都不肯松开。

    “皇后娘娘,求求您了……”

    “叶倾城,你疯了吗?快点放开我!你不知道我有了身孕吗?”

    简茵欣感觉到自己呗叶倾城死拽着,脸色难看的对着她怒吼了起来,叶倾城已经用力的一推,把简茵欣推到了地上。

    月儿才回到了这里,竟然看到了这一幕,手里的茶杯和点心已经不小心的掉在了地上。

    “公主……你怎么了?”

    月儿蹲在了地上,把她从地上扶了起来,简茵欣的脸色已经变得难看了起来,一只手已经握紧了她的手臂。

    “快送我回去,让张德来给我诊断。”

    “嗯。”

    月儿恶狠狠的看了叶倾城一眼,立刻扶着她离开了御花园,简茵欣的脸色越来越苍白,额头上的汗珠也不断的滑落了下来。

    “小姐,您看您惹的事,要是皇后娘娘有格三长两短,陛下一定不会饶了我们的。”

    馨兰连忙扶住了她的手,准备拉着她回南丰殿,叶倾城的脸上已经露出了绝望的神色。

    “我宁愿他处死我,也不宁愿出宫。”

    叶倾城甩开了馨兰的手,朝着南丰殿走去,馨兰马上追了上去,担心她又做出什么啥事来。

    乾安宫

    一名宫女疾步徐徐的来到了乾安宫,岑安看着她有些面熟,立刻拉住了她的手臂。

    “你是谁?怎么会来乾安宫?”

    “公公,我是阳泽殿的宫女,皇后娘娘不小心摔倒了,奴婢来通知陛下。”

    岑安听到了宫女的话,脸色已经变得难看了起来,立刻朝着大殿里走去。

    周旭腾听到了声音,立刻抬起了头来看着岑安,疑惑的蹙紧了眉头。“发生了什么事?你的脸色有点不对劲。”

    “陛下,发生大事了,皇后娘娘摔倒了。”

    “什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不是让他们好好照顾心悦吗?”

    周旭腾听到了这件事,立刻从龙椅上站了起来,用盛怒的眼神看着岑安,质问道。

    岑安脸色铁青的不知道怎么回答,对着周旭腾摇着头,他立刻大步的离开了大殿,岑安马上追了上去。

    宫女见到周旭腾,立刻跪在了他的面前,神色凝重的看着他。

    “陛下,您终于出来了。”

    周旭腾立刻上前了一步,看着宫女质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好好的怎么会摔倒呢?”

    “是皇后娘娘去御花园散步,结果叶姑娘找到了皇后,在拉扯之间,就让皇后娘娘摔倒了。”

    周旭腾的脸色暗沉了下来,脸上的怒火已经显露了出来,对着她咆哮道。

    “你说什么?”

    “是叶姑娘……”

    宫女小声的嘟囔了起来,周旭腾的视线已经转向了岑安。“立刻把叶倾城软禁起来,等寡人去看过心悦,再决定怎么处置叶倾城。”

    “是。”

    岑安低垂着头应了一声,周旭腾已经转身离开了这里,岑安的视线已经转向了侍卫。

    “你们都听到了陛下的吩咐吗?”

    “是。”

    岑安听到了侍卫的话,才转身离开了这里,侍卫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才叹息了一声,看来这位叶姑娘以后的日子都不会好过了,谁让她招惹了陛下最在乎的人呢?

    一会儿,周旭腾来到了阳泽殿,所有的人都跪在了地上,不敢多说一句话,任谁都知道陛下是为何而来。

    “皇后娘娘,您现在的身体只是虚弱,幸好没有太大的撞击,能保住孩子。”

    简茵欣听到了张德的话,才闭上了双眼吐息了一口气,月儿却紧张的上前了一步,看着她。

    “院使,您的意思就是公主没什么大碍,是这个意思吗?”

    张德对着月儿点了点头,已经收起了诊包,看向了简茵欣。“您只要好好的卧病修养,就没事的。”

    简茵欣已经慢慢的睁开了双眼,看着张德。“等会儿陛下来了,千万不要把病情说得严重,就说我已经没事了,懂了吗?”

    “是,臣明白您的意思,您也不用担心。”

    忽然之间,周旭腾已经推开了寝宫的门走了进来,张德立刻站了起来,跪在了他的面前。

    “老臣向陛下请安。”

    “你先起来吧,告诉我她的病情怎么样了?孩子平安吗?”

    周旭腾走到了床榻前坐了下来,简茵欣的视线已经落在了张德,张德已经对着周旭腾开了口。

    “陛下,您放心,皇后娘娘的身体没有什么大爱,只要好好的调养身体,会好的。”

    周旭腾的脸上带着盛怒,怒斥道。“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现在怀有身孕,你却说她跟孩子没什么大爱?”

    简茵欣看着他已经发火了,立刻拉住了周旭腾的手臂。“你不要这样对张德,这件事跟他又没有关系,还不是要怪你,招惹叶倾城。”

    周旭腾的视线已经转向了简茵欣,脸上充满了怒火,恨不得现在就找到叶倾城算账。

    “寡人就不应该心慈手软,当日叶夫人进宫的时候,就应该让她带走叶倾城。”

    简茵欣已经看到了他脸庞上的怒火,她的一只手已经贴在了周旭腾的脸庞上。

    “你知道吗?这次要不是叶倾城,我根本不会明白这个孩子对我和你来说有多重要,我以后不会青衣的不要这个孩子了。”

    周旭腾听到了她的话,立刻蹙紧了眉头,怀疑的看着简茵欣,不明白的问道。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突然之间听不明白呢?”

    “我是说,要不是这次的意外,我不会明白它有多重要,它是我们的孩子。”

    简茵欣屏住了呼吸,再一次解释了自己现在的想法,周旭腾激动的抱住了她,之前他无论说什么,她都不肯抱住这个孩子,现在她却因为这场意外,而想要留下这个孩子了。

    “你知道就好,以后一定要倍加小心的保护这个孩子。”

    “嗯,”

    简茵欣对着他点了点头,周旭腾已经从床边站了起来,简茵欣立刻拉住了他的手臂,疑惑的问道。

    “你要去哪里?”

    “去南丰殿看叶倾城,她现在已经疯了,寡人一定要跟她说清楚,在拖延下去,你的小命就真的保不住了。”

    简茵欣看着周旭腾的背影,视线转向了岑安。“岑安,你马上追上去,一定不要让他乱来。”

    “我明白。”

    岑安立刻追了上去,不敢忤逆简茵欣的话,她的视线已经转向了张德。

    “张德,你先回去为我配置药。”

    “那臣就告退了。”

    张德也离开了寝宫,寝宫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月儿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坐了下来,看着简茵欣。

    “公主,您为什么还要帮那个女人呢?她把您害成了这样,早就应该受到惩罚了。”

    简茵欣对着她摇了摇头。“不,她不应该受到惩罚,这件事跟她跟来就没有关系,她只是一个牺牲品,之前呗利用来对付母后,现在又是呗利用嫁给泓洍,你认为她能不变成现在这样吗?”

    月儿看着她,心里更加的担心她。“公主,您不能老是想别人,那叶倾城下手再重一点,就是要您的命啊。”

    “好了,我有点累了,你线出去让我好好的休息。”

    简茵欣突然对着月儿怒斥了一声,打断了她的话,月儿不敢不愿的站了起来,走出了寝宫。

    南丰殿

    周旭腾已经来到了南丰殿外,他的脸上已经覆上了一层寒冰,看着南丰殿三字。

    曾经这里是他最好的回忆,他记得良妃是怎么善待他的,可是现在叶倾城却想要害死心悦和孩子,他就不可能在姑息她了。

    “陛下,您真的要进去吗?考虑清楚啊。”

    周旭腾的视线已经转向了岑安。“你给我一个理由,我为什么要放过这个女人?”

    岑安的脸色也变得苍白,不知道该怎么劝他,叶倾城的确是害了皇后娘娘,幸好这个胎儿比较坚定,没有就这样就流掉,否则陛下会更加的疯狂,也许会亲手杀了叶倾城。

    “陛下。”

    侍卫见到周旭腾,都跪在了地上,向他请安示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嫡女医妃:邪王,快点撩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思路客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铁良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铁良子并收藏嫡女医妃:邪王,快点撩最新章节

友情链接:北京pk10玩法规则  北京赛车pk拾官网  北京赛车pk10群  北京赛车pk10群  E乐彩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