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注册

思路客小说网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四十三章 思量

第五百四十三章 思量

作者:扬秋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夺舍之停不下来从仙侠世界归来塞外江南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天火大道职场情事:美女老板爱上我恶魔囚笼仙药供应商
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org,最快更新穿越之教主难为最新章节!

    虽派人把汝阳长公主送回去了,不过黎浅浅让刘二派鸽卫尾随其后盯着,既然知道人家有意抢凤三,还大剌剌的跑到跟前来,她自然不能掉以轻心。

    但她没想到,长公主的孙女眼皮子竟然这么浅?

    “教主,那位孙姑娘不是长公主的孙女吗?长公主出自皇家,什么好东西没见过,什么好东没有,怎么她那孙女,那双眼像是几天没吃,饿得眼发青的狼似的,盯着您身上的首饰和衣服?”

    黎浅浅抿嘴轻笑,“汝阳长公主是出自皇室,但不代表皇帝会把宫里的好东西给她,她母妃虽是先帝宠妃,可不表示她和当今的关系很好,要真是好,又怎会三十多年不曾回京?”

    春寿哪晓得这些,现在听黎浅浅这么说,便明白了一些,“汝阳长公主肯定不只孙翠绢一个孙女?”

    “对,汝阳长公主与驸马育有二子三女,孙翠绢是二房的嫡幼女,上头有一兄一姐是嫡出,三个庶兄,四个庶姐,底下有两个弟弟,五个妹妹都是庶出。”

    这还只是二房的,世子那房也不遑多让,这还没算上外孙呢!这么多孩子,家底要是不丰,怎么养得起?

    长公主有封地,平川侯家底也殷实,但平川侯兄弟众多,这些人依附着他过活不事生产,有再多的银钱也有花完的时候。

    所以长公主给儿孙挑岳家、挑婆家,就不免露出痕迹来。

    刘二一晓得汝阳长公主有意把孙女嫁给凤三,就派人调汝阳长公主的数据出来,所有汝阳长公主夫妻不欲人知的事,他们全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敢跟他家教主抢夫婿?呵呵,还得看看他们肯不肯。

    以为是长公主,就了不起?所有人都得听他们家使唤?哼!

    汝阳长公主的母妃虽只生她一个女儿,但因娘家有三个手握兵权的兄弟,所以她们母女,一直是有心问鼎大位的诸皇子拉拢的对象,什么样稀奇的珍奇古玩,不用提就有人送到跟前来。

    不过她的三位舅舅虽是同父所出,却非同母所生,他们支持的对象也有所不同,因此无可避免的面临到兄弟相残局面,汝阳长公主的母妃杨贤妃在宫中的日子,原是左右逢源好不惬意,她没想到,她的这种行为,其实让想拉拢她的宫妃们厌恶至极,面上大家当然都是有说有笑,但谁也没跟她交心,因为大家都怕,跟她说得太多,她会不会转过身就把你给卖了!

    看似花团锦簇一片祥和,其实暗藏杀机,杨贤妃混迹宫中多年,又怎会看不出危机,只是太过托大,尤其她自认自己只有女儿,没有儿子,并不会对其他有子的宫妃产生威胁,她娘家兄弟是握有兵权,就看诸皇子谁技高一筹,能将他们收为己用,她只是个中间人,帮他们传递消息而已。

    当争储一事越演越烈时,杨贤妃这棵墙头草,就成了第一个犠牲品。

    火就快延烧到汝阳长公主身上时,幸而驸马平川侯抢得先机,把她从行宫救出来,然后躲在平亲王身边,平亲王和当今等人因年纪小,不曾卷入其中,汝阳长公主夫妻与平亲王的情份,就是从此时建立起来的。

    皇帝大概想不到,汝阳长公主和平亲王私下往来密切,平川侯甚至在帮平亲王练兵。

    练兵可是件花钱的事。

    平亲王封地可远比汝阳长公主的封地丰饶富裕,但不产矿,而汝阳长公主封地附近有矿山,平亲王军队的武器就全靠此地所产的铁矿支撑,因为依仗着汝阳长公主,平亲王的人在此采矿这么多年才会无人察觉。

    这座矿山不止产铁,还产金和银,不过金银的量不大,而且这金矿、银矿,平亲王是瞒着汝阳长公主的,平亲王在京里日子过得舒服,且因有金矿、银矿支撑开支,所以他虽然养兵近万,却丝毫不影响他的生活。

    明知汝阳长公主夫妻手头日渐不宽裕,他也不曾出手帮忙,还时不时拖欠该给的粮饷,因是平川侯练的兵,所以那些兵领不到粮饷,就找平川侯负责。

    平川侯因此代垫了不少银钱,去信和平亲王讨要,平亲王装傻,又遇上平襄侯老扛上他,平川侯被气得吐血好几回,这次尤其严重。

    平川侯为平亲王练兵的事,汝阳长公主是知道的,但代垫军饷一事,她就毫无所悉,只以丈夫是被平襄侯给气的。

    黎浅浅和刘二把这些事捋清楚后,便想好怎么对付他们了。

    如果汝阳长公主不来招惹她,那自是相安无事,如果她要找自己麻烦,她可也不是好欺负的,只要把平川侯为平亲王练兵一事,捅到承平帝跟前去,就够他两家喝一壸了。

    承平帝再怎么温和仁厚,也还是皇帝,岂容得有人觊觎?

    汝阳长公主一家过得苦哈哈,要是她知道,就在她封地近旁,平亲王靠着她的权势才能隐人耳目大胆开采的矿山中,竟然有金银矿各一,她会怎么想?

    “派人把这消息透露给汝阳长公主一家子。”

    刘二点头转身出去安排。

    春寿嘟着嘴向黎浅浅抱怨,“教主,既然知道有金山银山,为什么不把它拿下?”

    收归己有啊?

    “怀璧其罪,咱们光是这样辛苦挣钱,都还有人看咱们不顺眼,要再有什么金银矿的,你怕我死得不够早?”

    “呸呸呸!童言无忌,大风吹去。”春江没好气的瞪黎浅浅,“教主您说的这是什么话?”

    “啊,哈哈,哈哈!”黎浅浅尴尬的笑了笑,春寿摸摸头,又问,“那那个孙姑娘不会再来找您麻烦了?”

    黎浅浅同情的看春寿一眼,低声道,“怎么可能?她手上没钱就已经那么嚣张了,手上再有钱,那肯定闹得更凶,钱是胆,她有钱了,就有胆气啦!行事肯定更加张狂。”

    “怎么会这样啊?”春寿有些失望。

    “放心,放心,你以为皇帝要是晓得有那么一座产量丰沛的矿山在,会容忍得别人觊觎吗?”

    黎浅浅的动作很快,隔天汝阳长公主还没醒,鸽卫已把矿山一事经凤家庄的管道传进京城。

    凤公子兄弟就在京城,接到消息后,不禁大感震惊,他们的人怎么没发现?

    凤庄主立即清查此事,凤公子则与凤二公子一起去见黎经时,果不其然,黎经时不在,他和黎茗熙练兵去了,只有黎韶熙在家。

    一目十行快速看完后,他又仔细看一遍,凤公子兄弟早习惯他这样看信,都安然的喝茶等着,黎韶熙看完后,命人把文房四宝送过来,这一次边看边做笔记,凤二公子凑上去看,看了好一会儿,他取来支笔,学着黎韶熙的做法,做起笔记来,不过写着写着,就从记笔记,变成了写下一份如何从中获利的计划。

    凤公子则帮他们把写好的纸张写上编号,然后一张张铺开来晾干。

    等黎韶熙停笔,才发现四周铺满了写满字迹的纸张,凤公子正在收拾,而凤二公子则在他身边振笔疾书中。

    黎韶熙上前帮凤公子,两个人一起动作快了许多,黎韶熙发现纸张上不同样式的编号。

    “这个样式的编号,是你写的,这种是我哥写的。”凤公子略得意的对他微笑,“我哥的计划不错吧?”

    何止不错啊!黎韶熙摸着下颌边看边思量,要是照这么去做,不止坑平亲王一把,汝阳长公主一家大概从此后便翻不了身啦!

    不过具体怎么做,还得仔细思量一下,“这事,不能由我们捅出去。”

    “当然,这事不能由我们凤家庄出面,也不能由瑞瑶教来做,你们兄弟和黎将军也不适合出面。”

    那么要交给谁来做?

    “皇子?”

    “那一个?”

    好问题。

    而且把这个事交到对方手上,还得保证对方敢捅到皇帝面前去,而不是拿去平亲王面前讨好。

    “这再看。”黎韶熙有些头疼的揉着额角。

    凤公子想了下问,“御史呢?”

    “你以为他们就都是干净的?他们后头的主子才是错综复杂,不是局中人,根本不清楚,他们究竟是谁的人。”

    这么复杂?凤公子苦笑,黎韶熙道,“这不怪你不懂,我们若不是吃过几回亏,也搞不清楚个中关系。”

    都是从痛苦的教训中得来的宝贵经验。

    那么要让谁从这件事情,获得利益?静王?瑞郡王?还是皇子们?

    “静王吧?静王世子不是正在川东城?”

    “静王世子和瑞郡王关系如何?”黎韶熙边问,边取来一张新的纸铺在垫布上,在纸上写上静王世子和瑞郡王。

    凤公子想了下道,“还好吧!不算很亲,静王拿瑞郡王当儿子看,但他真正的儿子看在眼里,又该怎么想?”

    也就是说,静王世子对瑞郡王这个叔叔印象不怎么好,想想也是,谁乐见自己父亲对叔叔比对儿子们还好?

    “所以不能假借静王世子的名义,把消息送到瑞郡王手上。”

    “我再想想看要怎么做。”

    “好。”凤公子点头,凤二公子也写完了,他的计划写了好几个方案,黎韶熙看过后,觉得都很有可行性,将之留下后,便把他们兄弟两送走。

    凤公子兄弟两上车后,凤二公子立刻歪在大迎枕间,他已经好久不曾这样挥笔疾书,直到现在才觉右手酸痛的抬不起来了。

    凤公子伸手把二哥的手挪过来,一边帮他按压,一边问,“大哥的事还没处理好?”

    “还没。”凤二公子舒服的叹了口气,“真是没想到,人心这么难测。”

    凤公子点头,却不再言语,那是大哥的至亲,他们不好多做评论。

    凤二公子也不说了,车行至闹区,速度变慢,直到过了那一区,才又加快。

    回到凤家庄的原址,此地原是凤家庄总舵,但现在只是南楚京城分舵了。

    分舵主看到他们兄弟回来,连忙迎上前来。

    “二公子,有贵客指名找你。”

    “找我?谁啊?”凤二公子一副茫然状,他久不在江湖上走动,且在庄里没有任何实职实权,之前看好他,想招他为婿的人,如今都消失无踪,没想到竟然还有人指名要找他?

    “说是铁家庄的大小姐,铁大小姐。”

    “她?”凤公子愕然,凤二公子压根没印象,“她是谁?”

    “二哥不记得她?”相对于铁永兰找上门来,凤公子更惊讶他二哥竟不记得铁永兰。

    凤二公子歪着头想了下,最后还是无功而返,“不记得,她谁?”

    “铁家庄?”

    “铁家庄我知道,老庄主之前做大寿,你还亲去祝贺,结果那老头坑了你一把,在寿宴上说要招你做孙婿,被你躲了过去。”

    “是,那铁永兰就是他孙女。”

    凤二公子不怀好意的笑了,“哦~就是那个被她祖父说要许给你的铁大小姐。”

    “对,是她,不过她来,找的是你,不是我。”凤公子提醒他。

    凤二公子浑不在意,“说的是,她是该找我,毕竟现在家里就我最大嘛!她要说找你,就于礼不合了。”

    凤公子抚额,最好铁家人真这么讲礼啦!要真讲究礼不礼的,铁老头就不会未与他打招呼,就贸然当众宣布他和铁永兰的婚事了。

    凤二公子想了下,拉着弟弟问,“如果她是来找我做主你的婚事,你打算怎么办?”

    “不怎么办。”他低声的把铁大小姐后来跟北晋鄂江王子的庶八子订亲一事说了。

    “既然她已另外订亲,那她不好好待在北晋备嫁,跑到南楚来干么?”

    凤二公子眉头紧锁,看样子对铁大小姐如此行径非常不悦。

    “她和韩八公子的婚事已经取消,改由她的庶妹嫁过去。”

    “这是为何?”凤二公子胡乱猜测,“嫌人家是庶子?还是……”

    “都不是,是她庶妹抢了她的亲事。”凤公子暗暗起疑,难道他二哥不知此事?家里没人告诉他这件事?面上却不显的把事情跟他说了遍。

    凤公子不知道,原来铁大小姐订亲的事,传到凤家庄新址时,凤老庄主下令,不许告诉凤二公子,因为他弟跟他说起儿子们婚事时,便说到他和铁老庄主曾口头约定,要让凤二公子娶铁永兰。

    只是变故一起,凤二公子受了重创,铁家没有任何表示,凤老庄主也不知如何处理,便只能摆着,没想到竟等来铁大小姐订亲的消息,他怕凤老公子在世时,跟凤二公子说过他和铁老庄主的约定,怕凤二公子知情后,心情会受到打击,所以不许人告诉他。

    他和凤公子都没想到,凤二公子压根就不记得铁永兰是何人了。

    凤二公子听弟弟说完铁大小姐的事之后,不由纳闷的看着弟弟,“既然她已经另订婚约,就表示她祖父之前信口开河的婚约不作数,她现在跑来找我,又是想干么?”

    凤公子心说,我也想知道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穿越之教主难为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思路客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扬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扬秋并收藏穿越之教主难为最新章节

友情链接:北京赛车pk10杀号  E乐彩  盛兴彩票  趣彩彩票  北京赛车pk拾论坛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